<i id='zh4wh'></i>

  1. <tr id='zh4wh'><strong id='zh4wh'></strong><small id='zh4wh'></small><button id='zh4wh'></button><li id='zh4wh'><noscript id='zh4wh'><big id='zh4wh'></big><dt id='zh4wh'></dt></noscript></li></tr><ol id='zh4wh'><table id='zh4wh'><blockquote id='zh4wh'><tbody id='zh4w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h4wh'></u><kbd id='zh4wh'><kbd id='zh4wh'></kbd></kbd>
  2. <dl id='zh4wh'></dl>
    <i id='zh4wh'><div id='zh4wh'><ins id='zh4wh'></ins></div></i>

    <code id='zh4wh'><strong id='zh4wh'></strong></code>

  3. <fieldset id='zh4wh'></fieldset>

    1. <acronym id='zh4wh'><em id='zh4wh'></em><td id='zh4wh'><div id='zh4wh'></div></td></acronym><address id='zh4wh'><big id='zh4wh'><big id='zh4wh'></big><legend id='zh4wh'></legend></big></address>
      <ins id='zh4wh'></ins>

        <span id='zh4wh'></span>

        1. 前妻外遇,離婚後又來找我

          今年我30瞭,大學畢業後在北京漂泊瞭2年半,由於生活的習慣,所以始終不願意回傢,而且每次回傢看父母,總感覺傢鄉和出差的城市差不多,那個曾經長大的城市,已經不習慣,看著那些暴發戶

          05-27

          第三個生日禮物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瞭,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她歪著頭坐在在那裡沉思。坐在她對面的李姐打趣道:"該走瞭,又在想你的金龜婿呀?他或許就在樓下等你呢!"她笑瞭笑,算是回應

          05-27

          感人愛情故事:滿屋的太陽

          愛,是心中最耀眼的光芒那時,他還隻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煤礦工人,經常要下到數百米深處采掘光明。煤礦的工作臟、苦、累,還有一定的危險。而那時的她,沒有固定的工作,每天主要是照料一傢老

          05-26

          狐鋸樹

          金世宗大定末年,在太原府陽曲縣(今山西太原市北舊陽曲)北邊鄭村中社,有一個名叫鐵李的人,專以捕狐貍為業。一日,他張網溝北古墓下,系一隻鴿子為誘餌,自己躲在一棵樹上等待獵物。二更

          05-25

          你是我的初戀,也是我的最後一次

          2011年9月1日,我來到瞭永嘉職業中學,在哪裡我十分不適應。從小在父母身邊長大第一次去住宿。那時候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老師安排瞭座位,我的前桌是一位短發女孩,五官都很標準,

          05-25

          勵志青春:為瞭愛情選擇復讀!

          我是一名美術生,今年被一所美術的專科學校錄取。可我想高復,我是否應該讓男友等我,他比我優秀我有點擔心...... ——為追趕優秀男友選擇高復的藝術生 他

          05-23

          結婚的理由

          一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男人們臉上泛起瞭潮紅。嗓門粗瞭,手勢多瞭,舌頭打彎瞭,氣氛更濃瞭。王大鵬搖搖晃晃地站起身說:“光喝酒沒什麼意思,我們來點活動怎麼樣?&rdqu

          05-22

          你是我上瞭床都沒敢碰的人

          男人坐到她床頭,沒有說話。她睜著眼睛,背對著他,看向黑暗裡微弱的燈光。男人知道她沒睡著,寂靜被打破,“我們在一起吧”。心跳的很快,轟隆的聲音呼嘯進她的腦

          05-22

          時間偷喝的

          那段日子常加班,完工後,有時同事們會去喝一杯,再趁著月色回傢。過馬路時,拐彎處有車燈,極兇險地撲面,他伸手將她一擋:“當心。”聲調微醺。她轉頭一瞥,幽暗

          05-22

          誤會的代價是很昂貴的

          我是個很容易急躁的人,婚後,在許多瑣事上,我都習慣與林錙銖計較,爭吵不休。一天下午,下班回到傢。我打電話告訴林,讓他在下班的路上捎幾個饅頭。他回電話說沒問題。天漸漸地黑下來,我

          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