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cfd8w'><em id='cfd8w'></em><td id='cfd8w'><div id='cfd8w'></div></td></acronym><address id='cfd8w'><big id='cfd8w'><big id='cfd8w'></big><legend id='cfd8w'></legend></big></address>

    <code id='cfd8w'><strong id='cfd8w'></strong></code>
      <i id='cfd8w'><div id='cfd8w'><ins id='cfd8w'></ins></div></i>
    1. <span id='cfd8w'></span><dl id='cfd8w'></dl>
        <fieldset id='cfd8w'></fieldset>

        1. <ins id='cfd8w'></ins>

          1. <i id='cfd8w'></i>

          2. <tr id='cfd8w'><strong id='cfd8w'></strong><small id='cfd8w'></small><button id='cfd8w'></button><li id='cfd8w'><noscript id='cfd8w'><big id='cfd8w'></big><dt id='cfd8w'></dt></noscript></li></tr><ol id='cfd8w'><table id='cfd8w'><blockquote id='cfd8w'><tbody id='cfd8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fd8w'></u><kbd id='cfd8w'><kbd id='cfd8w'></kbd></kbd>

            女人床

            • 时间:
            • 浏览:25

              她隻想記得,他說,蘇藝,我會一輩子對你好。她聽見窗外有飛鳥飛過的聲音。
              —引子
              蘇藝畫著濃艷的妝容,坐在酒吧的暗夜繁華裡,想著凡說的話,我愛她,更愛她的身體。她一口喝下濃烈的酒,黑紅色的液體從嘴角邊流瞭下來,猶如血液。愛原來讓人如此疼痛。
              曾幾何時,凡隻會說,蘇藝我愛你,我也愛你的身體,她的淚水粘在濃黑的睫毛上,在氤氳的燈光下泛起瞭曖昧的光。
              十八歲的天空下,那個淡淡的吻圈住瞭她的靈魂。八年過後,那個吻依然清晰地記得。隻有那時,那樣幹凈過。她趴在吧臺上,眼神迷離。為瞭一個男人,她付出瞭八年,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時光。想要永遠和凡在一起,於是用青春做瞭賭註,賭上的還有自己的身體。
              一個調酒師走瞭過來,在蘇藝的褐色瞳孔裡有瞭成像。他問,美女,一個人喝悶酒嗎?
              蘇藝笑。纖纖細指,輕撩著蓋瞭半臉的頭發。說,怎麼,一個人非得喝悶酒嗎?我是高興。
              是嗎?高興的眼淚都流出來瞭?伴隨著這句話的還有一張紙巾,淡雅的味道。卻是不合時宜。他把臉湊到蘇藝的臉旁,要不要我陪你?眼裡閃著的是曖昧和欲望的混合體。蘇藝瞟瞭一下他,這就是男人。她想。
              她知道自己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而有故事就需要付出代價。
              好啊。不過你得聽我講一個故事。蘇藝抬起頭說。你隻看到我眼裡含的淚,沒看到我心裡滴著血。然後一笑帶過,仿佛不是說自己,又仿佛沒有說。
              酒吧不是很多人,蘇藝雙手撐著臉頰,調酒師站在吧臺裡面,故事就開始瞭。
              (為方便寫作,以下用第一人稱講述。)
              【18歲】愛情飄來
              18歲,一個男孩對一個女孩說,我喜歡你。女孩眼裡流出清涼的液體。
              他送她回傢,在夜晚黑色寂靜的巷子,親吻她。淡淡的吻。彼此都很緊張,可是又那麼幸福。身邊有櫻花飄落,落在女孩的頭發上,男孩說,你真美。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她害羞的點點頭。
              一起拼命的學習,夢想著考一樣的大學,然後工作,結婚,生孩子,白頭到老。
              那時的他們隻能稱為孩子,愛的太單純。他們互相依戀彼此的吻。在每一個他送她的夜晚,總是用一個吻畫上那一天的句號。因為都是好學生的緣故,老師知道瞭他們的事也沒有多說什麼,隻說,好好把握,不要在以後後悔。慶幸的是,他們真的沒有影響成績,高考錄取書上寫著一樣的大學名字。於是那個夢想離他們越來越近瞭。
              18歲,就伴隨著瘋狂的讀書,淡淡的親吻,關上瞭它的歲月之窗。
              【19歲】激烈的吻
              大一的時候,他們學著大人纏綿的親吻,呼吸急促。男孩的手會不時地溫柔撫摸女孩的背。有些癢,卻很舒服。
              他們都是優秀的人,出眾的外表,驕人的成績。別人羨慕他們。說是金童玉女。
              那時他們覺得他們愛情的甜美就和天空的藍,草色的青一樣,是理所當然的。
              在幾乎每次晚自習以後,總是有一個長長的吻,有一天那個女孩發現,除瞭擁吻之外她似乎還渴望一些其他的什麼。她知道,身體在愛情裡是饑渴的。時間會讓它越來越饑渴。
              19歲,伴隨著纏綿的吻和對於身體的渴望流逝瞭。
              【20歲】床單上,留下瞭斑駁的血漬
              終於在一次控制不住強烈的身體欲望時,他們有瞭一次夜不歸宿。去瞭離學校很遠很遠的賓館。
              暗夜裡,他們相互親吻,他的唇落在女孩身體的每一個地方,他親吻她的每一寸肌膚,對她說,我愛你,蘇藝,你的身體真美好。他們聽見彼此喉嚨裡發出的聲音,那是一種對情欲的渴望。
              他們互相親吻,甜蜜而炙熱,帶著緊張和興奮,他說,你就是暗夜的妖精,妖嬈而美麗。他聽見,她呢喃中夾雜著他的名字。
              他們糾纏在瞭一起,她聽見耳邊有鳥飛過的聲音,激烈的鳥,似乎還在殘殺著同類。
              身體在一瞬間似乎剝離自己,疼痛。隻剩下疼痛。她閉上眼睛,流下淚來。以後就是女人瞭。不再是女孩。她對自己說。她睜開眼睛看見身體上的男人,夜色中,他的臉似乎有些扭曲,不過還是很帥的輪廓。她親吻他的肩膀。終於在他的喉嚨發出低沉的聲音,一陣急促的喘氣後一切結束瞭。他趴在她的身上,親吸她的耳垂,說,我會一輩子對你好。蘇藝。
              那個女孩的名字叫蘇藝,我對正聽得入迷的調酒師說。
              他問我,你是蘇藝嗎?
              我不是。
              那你叫什麼?
              秘密。
              我接著給他講,我看的出來,他很想聽這個故事。
              那個叫蘇藝的女孩其實是帶著自己的床單去的,她聽她的姥姥說,女孩子的第一次要流血,鋪上雪白色的床單那個男人才會愛你一輩子。她看見男孩看床單上鮮紅血跡的臉,微笑。她想,他一定會一輩子愛我。她也微笑。
              有瞭第一次,就有瞭以後的所有。
              20歲,就在暗夜中盛放的身體裡溜走瞭。
              【21歲】她有過他的一個孩子
              蘇藝由女孩變成瞭女人,那個男人也由男孩成為瞭男人。那個男孩叫凡。那年的他們很不小心,一次意外,蘇藝懷孕瞭。她害怕極瞭。他們不敢去大醫院,要傢長簽字,於是去瞭一傢離學校很遠的私人門診。她抱著他大哭,他說,對不起,蘇藝,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受苦。
              冰涼的器具進入體內,下身就像被撕扯一樣。鉆心的疼痛。醫生大聲斥責,不要動,以後你還想不想要孩子瞭?怎麼做的時候不知道疼呢?蘇藝沒有再喊,也忍住瞭哭泣。她想把呼吸也忍住,羞辱還有劇痛夾雜在一起,她腦子裡是凡的微笑,她心裡說,凡,你知道我忍受的痛苦嗎?你真的應該一輩子對我好。
              一切都停止瞭,她以為她會死,可是沒有,她從手術臺上下來,下體疼痛的厲害,還有血不斷從身體流出,她那時就知道瞭,不是愛你的人離你最近,是血。那個醫生把她攙扶到手術室外屋的一張床上,說,子宮正在收縮,會很疼,既然一切都能忍著,疼痛也要好好忍著,記住,一個月之內不能同房。現在的孩子都不知道怎麼瞭,總是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那個坐在外面等你的男人永遠不知道你的痛苦。蘇藝看著那個醫生,中年女人,謝謝你,阿姨。醫生愣瞭一下。沒有說話。就走開瞭。
              蘇藝知道,這個醫生是為瞭她好。凡在外面,離自己隻有十米遠,卻像隔瞭千山萬水。
              一個小生命夭折瞭。21歲,別人的幸福年華裡永遠看不到蘇藝的疼痛,就連凡也看不到。
              【22,23歲】工作的凌亂,感情的平淡
              22歲,大學就在情欲糾纏中過去瞭。
              蘇藝時常想,凡是更愛她呢,還是更愛他的身體。
              23歲的蘇藝進瞭一傢外企做會計。
              開始穿著職業裝上班。拼命的工作,總是加班。她希望和凡留在城裡,繼續18歲那年的夢想。
              他們各自住在公司的員工宿舍。因為找工作的壓力還有剛剛畢業後的困惑,這兩年,彼此的情感很平淡。蘇藝看出凡的彷徨,對他說,你考註冊會計師吧,凡。以後我們就會更好的。
              凡真的考瞭註冊會計師,蘇藝繼續努力的工作。考上註會的凡進瞭一傢大公司,因為業績十分突出,一年以後便升瞭主管。
              蘇藝24歲,凡升瞭主管。
              【24歲】想要濃烈而豐富的活著
              他們租房,終於可以一起住。
              蘇藝對凡說,過去的兩年我們太累瞭,現在我要好好的活一回,把與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過得有聲有色。
              在夜晚,瘋狂的進入對方。凡說,蘇藝,你個小妖精。我總有一天要死在你這張女人床上。
              我就是要你死在我的床上,不會讓別的女人有機會。蘇藝在凡的上面,褐色的頭發如海藻一樣柔軟,糾纏。她聽見自己身體的渴望。凡說,我喜歡看見你在空中有節奏的飛舞的長發。
              情欲泛濫。
              說好,26歲,我們結婚。
              【25歲】他身上有瞭別的女人的頭發
              25歲的女人已經有些衰老的痕跡,蘇藝開始大把大把的往化妝品上砸錢,她不想在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就老去。她想穿最漂亮的婚紗,拍最漂亮的照片,在凡身旁做最美麗的新娘。凡在公司如魚得水,人際關系混的很好,因為這樣,需要經常去吃飯應酬。蘇藝從來沒有埋怨,給他做的飯,總是熱瞭又熱,還是不見他回來。
              一天,公司的一個女同事在廁所偷偷的哭,被蘇藝聽見,蘇藝問她,你怎麼瞭?
              她抱著蘇藝大哭,說,蘇藝,我老公外面有女人瞭,要和我離婚。我該怎麼辦?我們才剛剛有瞭孩子。
              蘇藝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不停的拍她的背。
              她開始害怕沒有凡的日子,總是給他打電話。她害怕自己付出瞭這麼多年的感情會在歲月的流逝中對凡也成瞭一文不值。
              開始的時候凡還有耐心接聽她的電話,後來就變成瞭無人接聽,甚至關機。蘇藝變的歇斯底裡。
              一天,她在給凡洗衣服的時候,發現瞭他的襯衣上有一根長長的頭發,同樣的褐色頭發。
              晚上凡回來她問他,他說,陪上司出去應酬。他們叫的小姐。一人身邊一個,我也不能推啊。然後躺下就睡瞭。蘇藝自己坐在床沿,冬天的床沿原來一直這麼冰涼啊。她默默流淚。身邊的凡早已熟睡。蘇藝躺在他的身邊,對自己說,也許女人對男人來說都是床吧,隻是老婆是傢裡的床,可以睡很久,久到一輩子。他偶爾也會厭倦總在一張床上睡,去個賓館換張床。所以我原諒你,凡。
              那時的蘇藝每天在不安與卑微中生活。她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像個仆人,伺候他的起居飲食,在他心煩的時候聽他發脾氣,摔東西。在他想要的時候,像野獸一樣壓在她的身體上,占有她。
              再也沒有吻和說過的情話。那些是有過的吧。蘇藝在他的身下,淚流滿面。
              25歲,一個女人的青春在這時已然畫為句號。蘇藝的25歲,在痛苦的恍惚和重復的原諒中死去。
              【26歲】疼痛的絕望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蘇藝26歲,終於升瞭會計主管。公司的同事要求請客。在一傢高檔的酒店她看見凡和一個女子對坐吃飯,那個女子看起來是很小的年齡,有著不用塗抹厚厚的化妝品卻驕人的肌膚。他送給她嬌艷的玫瑰。她笑。蘇藝看著,眼淚不自覺地流瞭下來。一個同事看見,問她怎麼瞭,她說,沒事,忽然就很想流淚。
              一桌人喝的爛醉,蘇藝喝瞭很多酒還是清醒著,她說,酒一定是假的。凡看不見她,他背對著她,可是蘇藝閉眼都能認出那是凡的背影,那個背影曾在無數個夜裡消失在自己眼前,在無數個白天消失在自己眼前。
              他們終於起身離開瞭,蘇藝看見他給那個女人的戒指,泛著刺眼的光,而她的左手也在等待那枚可以圈自己一生的幸福戒指啊。他始終沒有朝蘇藝這裡看過來,即使看見瞭又能怎樣?
              晚上回傢,蘇藝躺在床上想,不是每個男人都需要一張長期不變的女人床吧,凡需要一張新的瞭,她這張太舊也太久瞭。
              凡回來瞭,身上是別的女人的香水味。蘇藝坐瞭起來,對他說,我們分手吧。凡。他看都沒看她一眼,好啊。然後喝水,躺在瞭床上。隻是簡單的兩個字。狠狠地傷害瞭一個女人。
              蘇藝說,我看見你和一個女人在一起瞭。是嗎?凡淡淡的回問。你愛她嗎?蘇藝問他,愛。是更愛她的身體嗎?蘇藝又問,是的,我更愛她的身體。
              你混蛋!徐少凡。蘇藝下瞭床。
              她去洗臉,坐在化妝鏡前化瞭個濃艷的妝。凡一直沒有看她。我會一輩子對你好。蘇藝。她腦子裡在那時隻是想著這句話。她把第一次給瞭他時,他曾說過的話。
              故事講完瞭。我對那個調酒師說。怎麼樣?我問他。
              似乎沒有結尾啊。不過那個女的還真傻,男人嘛,哪有一輩子隻睡一張床的?是吧?哈哈。他用手撫摸我的臉。我聞得到他口腔裡的味道。是我不喜歡的。
              我說,結局我明天說給你。
              那我們的約定呢?他問我。當然不會失約的,走吧。我和他交換曖昧的眼神。
              【故事的結局】
              女人的包裡有口紅,避孕套,柔軟的紙巾,有時還會有一把刀。這是真的。
              蘇藝在徐少凡每天習慣睡覺前喝水的杯子裡加瞭一些粉末。山奈鉀。
              她是想看著他死的。這個她當盡自己的青春愛過的男人。想看看他在她面前怎樣安靜的死去。可是卻有些不忍。於
              是她去瞭酒吧。她想在第二天自首。
              第二天早上,一個女子穿著素凈的衣服,短短的頭發。向公安局走去。
              她說,我殺瞭兩個男人,一個26歲,一個23歲。
              她說,我是罪惡的。
              【後記】
              也許每個女人都是一張床,或溫柔,或狂野,或素雅,或張揚。
              可是,男人,你願意在這張床上睡多久?
              男人啊,你何時回頭看看在你身邊那個愛到卑微的女人,
              她付出身體和青春隻是想給你一張願意陪你白頭偕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