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z1glg'><strong id='z1glg'></strong></code>

  1. <ins id='z1glg'></ins>

    <i id='z1glg'></i>
  2. <i id='z1glg'><div id='z1glg'><ins id='z1glg'></ins></div></i>

      <fieldset id='z1glg'></fieldset>

      1. <tr id='z1glg'><strong id='z1glg'></strong><small id='z1glg'></small><button id='z1glg'></button><li id='z1glg'><noscript id='z1glg'><big id='z1glg'></big><dt id='z1glg'></dt></noscript></li></tr><ol id='z1glg'><table id='z1glg'><blockquote id='z1glg'><tbody id='z1gl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1glg'></u><kbd id='z1glg'><kbd id='z1glg'></kbd></kbd>
      2. <acronym id='z1glg'><em id='z1glg'></em><td id='z1glg'><div id='z1glg'></div></td></acronym><address id='z1glg'><big id='z1glg'><big id='z1glg'></big><legend id='z1glg'></legend></big></address>
          <span id='z1glg'></span>
          <dl id='z1glg'></dl>

          明天就要開始工作瞭

          • 时间:
          • 浏览:19

            明天就要開始工作瞭。
            離開傢時,媽媽很擔憂地看著我,叫我要註意身體,末瞭還來上一句"要記得和博士保持聯系。"笑,我沒有辦法跟她說,我實在無法對博士有任何心動感覺。我不再期望激情四射的戀情,卻也不想僅僅為瞭年齡或為瞭他的學歷之類就這樣妥協瞭。就像我跟楊老師說的,我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博士要拉我的手,我想我會很抗拒。
            那天看到博士在短信裡叫我洋娃娃我直接倒向椅子背,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稱呼緣於那是一個我一點都不喜歡的人。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真的太挑剔瞭,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博士和我簡直是佳偶天成,而我卻還在猶猶豫豫。
            現在很害怕與傢人一起和別人吃飯,我的個人問題是必然會被問到的,而一被問到,爸爸媽媽竟然是那麼窘迫的表情。那天聽到人說我是個老大難,心裡一驚。我從未意識到這個問題已經有這麼嚴重。我並非不想談戀愛,不想找個人在一起。隻是已經走到瞭今天,我更不想再將就再湊合再隨便妥協。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堅持多久,不過是想要一個從容溫和的男人,讓我覺得值得為他做一個純粹的小女人,讓我覺得值得為他再綻放一次。我希望還有足夠的力氣支撐自己走到看見那個人的那一天。
            昨天驗證瞭我對博士的感覺,原來從一開始我的字字句句,一舉一動皆在他眼裡。忽然恐懼。從前一直以為遇見的都不是對手,現在才知道,分明就是從沒遇見過真的對手。真的遇見瞭,才知道,所謂棋逢對手是很考人的一件事。對著一架X光,被照個透明,無處遁形,原來這樣可怕。
            他昨天笑著問我怎麼會對他用可怕這兩個字,我說是,絕對是,可怕。記得有些時刻我覺得我馬上要被眼前的男人逼瘋,而他竟然還是氣定神閑,一句一句毫不留情地把我的盔甲件件卸下。眼前的這個男人,我看不出他對我可有絲毫憐惜。他的確紳士而細心,出差回來會來接我吃飯,會說聽到我的聲音很高興而激動,可細細回想,這一路,他做得滴水不漏,處處為自己留足瞭後路。才明白,他是隨時可以撤退的,我卻把自己暴露在槍口下,前無去處,後無退路。一切好像從一開始就慢慢偏離軌道瞭。我所有努力都像對著空氣揮拳,拳拳落空,無能為力。
            博士說他沒有時間瞭,他沒有時間再去談一個小女朋友,然後花幾年時間等她成長,他沒有時間。我知道他說的是對的,因為我現在同樣沒有時間去試一個男人是不是真的適合我,等發現不適合瞭再換。但是這樣明白地聽他說出來,心還是一點點涼下來。跟他說,怕的不是現在有差距,或者現在不夠瞭解。怕的是根本沒時間叫他看見我的好,一切已成定局。怕的是,在明白些什麼之前,一切已經來不及。不再有說話的欲望,他說"其實不是說你一無是處,隻是我已經很清楚自己要什麼,而且,對你是恨鐵不成鋼,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恨鐵不成鋼?!"我不想說話。什麼都不想說。眼前這人,看得出我所有缺點,我的自負,驕傲,我的死要面子。而且他不留任何情面,這叫人絕望。我一直說,想要找一個比我更驕傲更自負的男人,不然"治"不住我。可是真的遇見瞭,我才知道那是很折磨很考驗的事。我仿佛又回到在北京時去面試的時刻,面對著一個隨時準備挑剔我,隨時準備找出我的漏洞毛病缺點的考官,縱然再怎麼自信,氣勢上已經先輸瞭一半。
            博士看起來就是個水很深的人。他已經太成熟太沉穩太能夠掌控局面,我無所適從。也許,現在惟一可以避免的就是,有一天被迫撤退的時候,還可以全身而退,而不是丟盔棄甲,落荒而逃。我想,既然已經沒有退路,也看不見方向,我隻能這樣向前走瞭。
            好奇心能殺死貓。
            博士今天和我告別的表情,讓我覺得好奇心其實可以殺死人。也許,這一次,是大錯特錯,在他面前,怎麼可以玩小伎倆。當他面無表情地說,他在想我的直覺時,我就聞到瞭失敗的氣味。一敗塗地。但是,已經來不及。
            明天要開始工作,未嘗不是好事。隻有在工作的狀態裡,我才覺得自己是安全的,是可以自己掌控局面的。
            我將爬起來,再度起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