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y3rdw'></i>
    <acronym id='y3rdw'><em id='y3rdw'></em><td id='y3rdw'><div id='y3rdw'></div></td></acronym><address id='y3rdw'><big id='y3rdw'><big id='y3rdw'></big><legend id='y3rdw'></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y3rdw'></span>
      <dl id='y3rdw'></dl>
        <ins id='y3rdw'></ins>

            <fieldset id='y3rdw'></fieldset>
          1. <tr id='y3rdw'><strong id='y3rdw'></strong><small id='y3rdw'></small><button id='y3rdw'></button><li id='y3rdw'><noscript id='y3rdw'><big id='y3rdw'></big><dt id='y3rdw'></dt></noscript></li></tr><ol id='y3rdw'><table id='y3rdw'><blockquote id='y3rdw'><tbody id='y3rd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3rdw'></u><kbd id='y3rdw'><kbd id='y3rdw'></kbd></kbd>
          2. <i id='y3rdw'><div id='y3rdw'><ins id='y3rdw'></ins></div></i>

            <code id='y3rdw'><strong id='y3rdw'></strong></code>

            惜取眼前人

            • 时间:
            • 浏览:7

              最青澀的年紀,他和她相遇。

              都是窮孩子出身,來上大學時,他口袋裡隻有一百塊錢,而她穿著母親手縫的內衣,那時他們想,一定要在北京這座城市站住腳。

              那時,她20,他21.

              沒有錢花前月下,但兩個人的愛情一點也不少,坐在湖邊,一邊讀書一邊談情,他隨手采瞭手邊的草,給她編一個草的戒指,然後小心翼翼地套在她的手上,她笑著說,好看。

              那個戒指,她趁他不備夾在瞭書裡,後來,一直偷偷戴,他說,將來有瞭錢,就給她買金的買銀的鉆石的。這時候的話,她信。

              大四那年,他們偷食禁果,她懷上瞭。

              那時學校裡校風很嚴,學校裡知道瞭這件事情,她一個人承擔瞭下來,沒有說出他的名字,雖然所有同學老師知道是他,可是她說,不,不是他的,與他沒有關系,兩個人的前程,不能全都耽擱瞭,她要讓他知道,她有多愛他,甚至可以為他放棄自己的一切。

              他跪在她面前,你放心,我們說過相愛一輩子的,畢業後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來,你先回傢,等待我,好嗎?

              她無法在北京再待下去,回瞭老傢。他也守信用,每天一個電話, 兩個月回來一次, 畢業時,他如願留在北京,而且進瞭中直機關,他是農村孩子,在這裡沒根沒業,有同事就介紹女孩子給他,是北京女孩子,父母是高幹,有車有房不算,還能對他的前途有極大幫助。

              那時,他有些動搖瞭。

              是啊,她在鄉村,隻是一個沒有畢業的女孩子,還快生孩子瞭,將來還能有什麼前途?那一刻,在情感的天平上,他做瞭傾斜,可是,他還是良心發現,覺得這樣做不妥。

              生孩子的時候,她打來電話,說,此時,多想你在身邊。

              他趕回去是兩個月後,看到敞著懷給孩子吃奶的她,披頭散發,大襟上沾著飯粒子,面色很黃。懷裡的孩子叫著,他灰敗得很,想著北京追求自己的美麗女子,簡直是天與地。

              她看出他的慌張,也看出瞭他的遲疑,她說,如果你不方便,我不會拖累你的,真的,我可以再嫁別人,我亦知道,今天和昨天的你,不可同日而語瞭。

              此時的他,是羞愧的,是難以和人訴說的慚愧,可他想不要她也是真的,於是,他掏出一張銀行卡,那是兩萬塊錢,於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筆數字瞭吧,他撒瞭謊,不說不愛,隻說,我要出國,不知何時才能回來,你不要等待我瞭吧。

              他並沒有出國,而是和一個高幹子女談起瞭戀愛,去吃馬克西姆餐廳的西餐,學著穿西服打領帶,去彈著鋼琴的五星級賓館裡喝咖啡,也用英語說親愛的,總之,他要把舊的那套全部拋棄掉,他要開始新的愛情新的生活。

              怕她打擾,他換瞭手機號,和所有同學朋友說他要出國瞭,正在辦手續。

              而她幹脆給瞭他更幹脆的消息,她說,我嫁人瞭,不要擔心我,你我,塵緣已盡。

              他這才放下瞭一顆心,從此張揚著自己的現代時尚愛情,把自己融入到北京人圈子中,但有時他也慌張,是在夢裡,他遇到她,她的眼淚汪汪,一遍遍地問:你不是說要和我好一輩子嗎?

              醒來一身冷汗,還好,她結瞭婚,沒給自己找麻煩。看來,錢能擺平一切的。

              不久,他也結婚瞭,婚後三年,果然也出瞭國,他漸漸忘卻她,因為現在的太太厲害不算,還是一副小姐脾氣,假如知道他還有一個兒子,斷然是輕饒不瞭他的,所以,他口風很緊,瞞得厲害。

              幾年之後,太太和一個荷蘭人好上瞭,提出瞭離婚,他領著小女兒在美國過生活,還好,生意做得不錯,不久,做瞭一個國際大公司的副總,夢裡,常常想起她來,她過得還好嗎?

              他知道已經沒有想她的資格,是他放棄她的,是他不要她,可現在,他沒有想同床共枕多年的妻,想的卻是他。

              她是一朵樸素的小小蘭花,那樣淡定,從來不張揚,沒有要過他半件東西,他甚至連一粒扣子也沒有買給過她。

              又過瞭幾年,他回國,輾轉瞭好幾個人打聽她,四處打聽她,可一直沒有她的消息。

              於是,他一個飛往四川,去找她。

              回到她呆的傢鄉,他看到瞭她。

              在一個鄉鎮企業做會計,還是那樣清秀清瘦,穿著碎花的裙子,35歲的女人,看起來不年輕瞭,可是,臉上卻有瞭滄海桑田。

              他以為她會哭,會驚住,她卻隻是雲淡風輕地問:回來瞭?仿佛他昨天才剛剛出門,仿佛他不曾離開。

              兩個人靜靜坐下,他隨意翻她的書,她仍然是這麼喜歡看書,卻翻到那枚戒指,瞬間,他仿佛被擊中一般,這麼多年,她還留著這枚草戒指?

              你?他說。

              她靜靜地笑著,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所以,我要珍惜。

              那麼,你不怕你的丈夫說你?他註意到,她手指光光的,根本沒有戒指,她頭也沒抬,聲音平靜地說,我一直沒有結婚。

              他驚住,你——她說,當年,是為瞭讓你死心,讓你安心,我想,愛一個人,就給他最大的自由吧,而你和我說過一輩子,那麼,讓我守著自己的愛情,一輩子吧。

              撲通一聲他跪倒:親人,原諒我。

              她扶起他,走,帶你去看兒子吧。

              兒子已經上高一,遠遠地看到時,他的眼淚再也沒有忍住,高大英俊挺拔的兒子,一如他的當年,他想跑過去,她卻攔住瞭他,不要吧,孩子以為他爸爸在美國,而且,已經離開人世,我一直告訴他,爸爸有多愛他,多疼他。

              他輕輕扶住她的肩問,我,是不是還有機會?

              她安靜地笑著,我已經不愛,你知道的,沒有愛情在原地等待你,可我也不能愛別人,我願意和兒子這樣過,一直到老。

              那一刻他才知道什麼是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她還是把他當成瞭朋友,帶他轉來轉去,看小城風景,做手工水餃給他吃,但一切已經落幕,與愛情無關瞭,可她心中還是有他,隻是那塵世間的一個影子,她曾經愛過的,要過的,許諾過的,到這時她才知道,愛情,有時就是一個人的事情。

              他走的時候,她給瞭一樣東西。

              是當年他給她的那張銀行卡,她說,有些東西,不是錢能買來的,比如,愛情。

              上飛機的時候,他說,原諒我。而她輕輕地擁抱瞭他一下,然後說:看,你也長瞭白頭發,都中年瞭,好好地過吧,我根本不曾恨過你,謝謝你曾經給我的愛。

              至此,他終於明白,他丟瞭一顆金子一般的心。

              回來的飛機上,他把那張她和兒子的照片看瞭又看,然後捂在胸口,淚如雨下,他從此明白,什麼叫一諾千金,什麼叫永遠。

              所以,當他的妻子後悔瞭回到他身邊時,他安靜接納瞭她,並且說,回來瞭就好。妻子哭著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明白,珍惜眼前比什麼都重要。